擼貓聖手

一个看啥都悲催的悲观主义者

先上车后补票

  • 平行世界和平设定

  • abo



布列塔尼亚的皇宫突然迎来了罕见的大阵仗。

大批士兵层层叠叠地包围住了皇宫的一隅,增援源源不断。半空中盘旋着数架nightmare,从各个层面确保抓捕对象无路可逃。

留在潘德拉贡的圆桌骑士全部出动,站在人群前面的是杰雷米亚·哥特瓦尔德,他神情显露出深仇大恨,目眦欲裂,死死瞪视着抓捕对象。

除此以外,前日才向朱雀表露了善意的基诺·拜因贝鲁克和阿尼亚·阿尔斯托莱姆,此时也神色冰冷,展现出战场上对待敌人的态度。

面对此情此景,上身赤裸的枢木朱雀苦笑着举起双臂:“诸位,我可以解释的。”

 

 

时间回溯到前日。

世界上唯一的樱石产国日本,与nightmare世界上最先进技术的掌控国布列塔尼亚,有着非常良好的合作关系。今次,在帝国伯爵罗伊德·阿司布鲁德的主导下,两国开展了一项新的合作计划。这项计划的核心,围绕着一匹 Lancelot的新型nightmare。Lancelot对驾驶员要求极为苛刻,一次偶然的机会,日本首相之子枢木朱雀和Lancelot匹配出极高的相性,两国便顺理成章地达成了合作协议,枢木朱雀作为特别机师来到了布列塔尼亚。

这是枢木朱雀第一次来到布国,首先前去特别派遣向导技术部报到,与上司同僚打过招呼,顺便结识了圆桌骑士中的两位,朱雀手握收到已久的邀请,去拜访他在布列塔尼亚仅有的熟人。

布列塔尼亚的十一皇子,鲁鲁修·Vi·布列塔尼亚,枢木朱雀唯一的挚友。

白羊宫芳草鲜美,鲁鲁修在庭院里接待了朱雀。

“像这样面对面交谈,距离上次已经是八年了呢。”

“是啊,鲁鲁修,真是久违了呢。”

朱雀接过茶盏,细细打量着鲁鲁修。一别经年,两人敏感的身份地位让占用通道进行通讯也十分不容易,记忆中友人的容貌在此刻才得到更新。幼年时便显现出的端丽容颜,如今变得更加精致美貌,身段……似乎过于纤细了些。

鲁鲁修并没有穿着布列塔尼亚宫廷式的繁复飘逸的华服,简单的白色衬衫配黑裤,整个人风骨俊秀,见之而忘俗。

朱雀无法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。

背靠的巨大花树落英纷纷,花瓣落入杯中,在茶水上飘飘摇摇。

“真是安静啊,没有其他人吗?娜娜莉呢?”

“娜娜莉和母亲去边境巡视了,是早已定好的行程,”提到妹妹,鲁鲁修笑意温柔,“听说朱雀你要来,还稍微闹了点脾气。不过,行程因此缩短了,明天就能回来了。”

“至于其他人,白羊宫一向安静,除了外围的警戒部队,内里没什么外人。”

朱雀颔首,两人轻松自在地聊了会儿,数年的时间不能造成什么隔阂,默契和感情都一如往昔。

“有件事情有点在意,鲁鲁修的性别……还没有确定吗?”

一般十五岁前性别特征就会出现,朱雀在十三岁时就已确认是alpha。朱雀从适才见到鲁鲁修起,便发现他身上没有明显的性别信息素气味。

“啊是,十七岁了还没有确定性别很少见吧?”鲁鲁修不怎么关心地抚弄着杯子边缘,“嘛反正会是alpha吧,晚一点早一点也不是值得在意的事情。”

是这样吗?以鲁鲁修的高贵血统,惊人的头脑,更重要的是他强烈的自尊心,似乎确定是alpha无疑了。

红茶饮尽,鲁鲁修起身:“我去再泡一壶红茶来,你在这稍等片刻,朱雀。”

“没想到还能再喝到鲁鲁修亲手泡的红茶,等多久都是值得的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没料到一语成谶,朱雀百无聊赖地在庭院中等了许久,即便是从头开始烧水也不需要这么久吧?有点担心的朱雀走进宫室。

……与其说是追循着香气前进,不如说在闻到这香味之前,便被香味的预感所指引着觅行。于是逐渐的这预感化为实质,化为令朱雀神魂震动的香味。

恍若寒冬里的梅花一样清冷疏离的气味,让人联想到一切距离遥远,高高在上的意象,但是在那之下,或许隐藏的是蜂蜜那样甘美而温柔的质感。

枢木朱雀有意无意地也释放自己的信息素,他惊讶于自己的毫不惊讶,心跳如擂鼓。

自门后传来的信息素最浓郁,朱雀没有停顿迟疑,推门。

散发着美妙信息素的鲁鲁修蜷缩在地上。察觉到有人进来,身体大幅颤动了下。

“……别、别过来……”

茶壶里的水已经不烫了,朱雀提起把手灌了一口,弯下身,扶起鲁鲁修,将水渡给他。

“…呜……唔唔…"

唇舌几度推拒,也不知道这口水被谁喝下去了。

朱雀埋在鲁鲁修的脖颈深深地嗅闻一口,“鲁鲁修,需要我去叫人来吗?还是说……”

视线上移,白皙的脸庞染上红晕,紫色的眼睛水色潋滟,眼神中是倔强,手却轻轻拽住了朱雀的衣服。

朱雀微笑,将之理解为默许,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放过鲁鲁修的打算。

将鲁鲁修拦腰抱起,虽然没有什么余裕只想把鲁鲁修就地正法……但是果然还是想在床上温柔地对待他。

夏日青草气息一般的信息素将鲁鲁修完全包裹住,一股热流缓缓逸出。

发生了什么?高热的头脑是无法思考还是拒绝思考,已经无法搞清楚了。

朱雀、朱雀……如果是朱雀的话……

找到最近的一间卧室,朱雀小心翼翼地把鲁鲁修放在床上。

“鲁鲁修,感觉怎么样?”

如果在清醒的时候,或是对这种情况早有预料,鲁鲁修绝对不会这样。

但是处在被从未有过的欲望烧灼着的初次发情期,再加上被朱雀的alpha信息素一熏——

鲁鲁修抓住朱雀的肩膀,努力往下一拽——从意图上大概是想要一个亲吻,但实际上却差点撞上鼻子。好在朱雀在这方面很灵敏,他调整好角度,给鲁鲁修一个完美绵长的吻,直到鲁鲁修喘不过气来才放开。

朱雀对着鲁鲁修脖颈后的腺体轻轻啮咬,不过只是试试牙,换来鲁鲁修本能地颤抖。

“……呜”

“先跟你道歉,鲁鲁修。”
“因为即便你喊停,今天我也不会停下了。”

 

http://

 

 

推迟了数年的发情期没有那么快结束,也没人希望他那么快结束。标记之后。两人又做了几次,直到鲁鲁修因为体力不支进入半眠半醒的状态。

“鲁鲁修,身体还好吗?”

鲁鲁修抓住朱雀抚摸他的脸的手,轻轻蹭了两下,刚要开口,走廊上却传来急速的脚步声。

没等两人做出什么反应,门已经被轰然打开。

……连看都不用看,这弥漫了整个屋子还多的糜烂信息素味,已经清楚地说明发生了什么。

门口的少年脸上青红变换,突然大叫道:“你都对尼桑做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
比话音落得更快的是一把匕首,朱雀轻巧地躲过,刚想斥责太过危险,接二连三的匕首就又落下。

担心误伤到鲁鲁修,朱雀只得逃出房间:“鲁鲁修,等我!”

“等等,朱雀、洛洛……”

……洛洛已经迅速跟上追杀去了。

体力耗尽,又收到了惊吓的鲁鲁修终于双眼一黑,晕了过去。



附送个无聊的小剧场

鲁鲁修:我是自愿的

洛洛(大哭):你不是!你没有!


剧情上应该还有个扫尾的后续,容我自拖一会儿。。

写h太痛苦了就这样吧大家凑合着撸吧orz


评论(13)

热度(102)

  1. cesia擼貓聖手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