擼貓聖手

一个看啥都悲催的悲观主义者

一瞥

时间线是r2布列塔尼亚与中华联邦的联姻前夕。

对于鲁鲁修的几次女装,只有这次没有被朱雀观♂赏到感到惋惜,因此给雀仔一次做人生赢家的机会。完全的自我满足产物。


“辛苦您了,第七骑士阁下。”

布列塔尼亚的第一皇子与中华联邦的天子陛下的婚礼,将在明日举办。安保由东道主中华联邦负责,但基于有本国两位重要皇子的出席,对中华联邦的部署安排,布列塔尼亚仍然需要派一名圆桌骑士亲自检查一遍。

陪同枢木朱雀卿巡检各处安防的,意外的并不是洛阳守备队长韩弦,而是一名身份不高的副将。被布列塔尼亚方面的随从人员问起守备大人的行踪时,他神情慌乱,支支吾吾说韩弦大人有一场重要宴会,无暇分身云云。看得出来,他对自己这样的说辞与受命都感到十分不安,尤其面对的是圆桌骑士中的这位——虽然只位列第七,但白色死神名号的响亮程度,只教人更加胆寒。

好在枢木卿并没有表达什么不满,沉默尽职地巡视过各处安排。中华联邦国主孱弱,政权为大宦官把持,官僚系统腐朽,可谓内忧外患俱全,但军事实力并未有违大国之名,至少首都的守军力量仍是一流,即便是强国布列塔尼亚的骑士,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。

行程结束,朱雀准备返回阿瓦隆,那位全程仿佛摆设品般的副将踌躇地凑过来:“韩弦大人邀请您参与晚宴,”顿了顿又道:“韩弦大人准备了倾国倾城的舞姬,希望能够犒劳布列塔尼亚的贵客,请您务必赏光。”

朱雀无意对他国官员的渎职行为发表什么意见,但也没有兴趣参与不必要的宴会,冷淡拒绝掉,无视对方瞬间灰白的面色,转身返程。

 

环佩叮当。

一行人纷纷抬头望去,继而发出此起彼伏的吸气声。

明明……不过是一个背影。

对于女子来说身形过于高挑了,但纤细到不盈一握的腰肢,笔直而细长的小腿线条,以及细细的,雪白的,无端透着情色意味的脚踝,都让人想起适才说的“倾国倾城”。

裸露出来的如玉肌肤,在青丝的掩映下,如同漆黑纯夜里的皎白月轮,众人无声地目视着这月轮飘过廊厅,杳无所踪。

中华联邦的副官似乎发觉事有可为,有一次上前想要劝说枢木卿,却在开口之前,即被其挥手制止了。

冷静的,保持着人人欠我钱表情的,现在仍在正经返回阿瓦隆的布列塔尼亚的圆桌第七骑士,枢木朱雀,此时此刻其实有点尴尬。

……那个舞姬……有点像鲁鲁修……

所以……稍微有点勃起了。

附上舞娘装出处,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243512/ 官方广播剧第36话舞姬姐妹。以及有太太做的舞娘鲁鲁的模型mmd,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68523/

评论(5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