擼貓聖手

一个看啥都悲催的悲观主义者

Bury

  • 零镇鲁路修确实死了设定

  • 雀仔一个人的单口相声



安静得只有自己的呼吸声。

就连那呼吸声也逐渐变得飘渺而虚幻。

朱雀搂紧怀里悄无声息的躯体,试图用自己的体温驱散那份冰凉,尽管深知这是徒劳。

在这绝对的黑暗里,他无法看见鲁路修的模样。也无需看见,早已深深镌刻在记忆里,闭目睁眼,紫色瞳眸的主人都会固执地浮现。

仿佛从来没有分开过。

当然分开过,倒不如说,相比两人之间深远的思念,共同在一起的时间出奇得少。

“真奇怪啊,鲁路修,“朱雀低头在鲁路修的额头上吻了一下,“明明并没有在一起很长时间,我却感觉上一直和你在一起。”

“一定是……我一直在想着你的缘故。”

朱雀停顿了一会,似乎在等着听见:“突然、突然说什么啊笨蛋!”对于朱雀突如其来的直球,鲁路修总是很难应对自如。

然而四下仍然安静得只有朱雀的呼吸声。

“为什么要对我下达‘活下去’的geass呢,鲁路修?”朱雀紧紧贴住鲁路修的脸颊。

明知鲁路修用谎言掩盖了这个问题的答案,朱雀并没有继续追究。

“我以为……那是个诅咒。”

直到在零镇前的一个月里,零之骑士追随在恶逆皇帝身后,望着身着白衣的纤细身影,只有一个愿望萦绕心头却无法诉诸于口。

希望这个人……活下去。

紧紧相贴的脸颊上传来热意,朱雀道了声“抱歉”,轻轻擦拭掉留在鲁路修脸上的泪水。

这是没有办法说出口的愿望,两个人已经定下了共同的目标:由朱雀杀死鲁路修,而后朱雀独自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。

“多么狡猾啊,鲁路修,明明……明明我也希望能够活下来的是你,即使需要死去的人是我。”

“亲手杀掉你,和在没有你世界活着,这之中……哪一项是更难以完成的任务?”

零之骑士与恶逆皇帝无法进行的交流,终于在这棺冢之中,由朱雀向鲁路修倾诉。

“你留给我的,只有‘活下去’的geass和zero的身份。”不容违抗的王之命令,与对世界的责任,牢牢地把握着朱雀的生命线。

多么狡猾,又多么……温柔。

朱雀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,“如果我没有完成你的计划,你肯定会很生气,生气地抱怨个不停吧。”英明睿智的鲁路修·Vi·布里塔尼亚如果发现事情没有按照预期进行,会非常恼火,甚至有些气急败坏。

“没关系,我会好好地听你的抱怨的,一直到你说腻了为止。”朱雀向沉睡的鲁路修微笑,这没有人能看见的笑容,是刨去了隔阂与仇恨,属于曾经的朱雀的,招牌式的温暖笑容。

“我马上就来见你,鲁路修,已经……不会再分开了。”

在那个什么还没有发生过的日本午后,听说了布里塔尼亚蠢蠢欲动的迹象的朱雀,不安和焦急地到处寻找来自布国的皇室兄妹。终于,在茂密生长的草丛中找到了熟睡的兄妹俩,彼时天高云淡,一切都宁静和缓,似乎有无限的可能性。

一切的惴惴都瞬间消散,一定会有办法的,让鲁路修和娜娜莉好好活下去的世界,一定会有的。怀抱着这样的愿望,朱雀在鲁路修身边躺下,安心地闭上眼。


没有一处安静的地方可供我们谈情说爱,因此我希望有一座坟墓,又深又窄,在那里我们紧紧地搂抱着,难解难分,我的脸藏在你的怀里,你的脸藏在我的怀里,没有人再会看到我们。——卡夫卡《城堡》



结尾的城堡节选是灵感来源,觉得意外的适合和带感于是就。。

背景设定是朱雀找杰雷米亚消掉了geass,将伪装成zero的任务委托给了别人。我的理解是其实并不真的一定只有朱雀才能完成这个任务,但是这是能让朱雀“活下去”的动机之一,因此鲁路修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朱雀。

放弃了鲁路修仅有的留给自己的两样事物,选择追随他而去的朱雀,这样的故事。


评论(7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