擼貓聖手

喵喵喵

【白黑】月光祝(1-3)

  • 西幻低魔

    人类x精灵



骚乱的消息并没有给这座城市带来什么影响。

兰斯洛特作为与首都同样直接隶属于十贵族治下的城市,繁华荣盛,安乐清逸。

枢木朱雀端详着手中的剑,剑尖凝萃着月光。

征铎声响,短暂的休憩结束,队伍再次出发。

兰斯洛特城非同一般的地位,盖因它是边境上唯二的主城。这里军队驻扎严密,密切地关注着边境线对面,精灵们的动向。

以及进行一些交易。

普通人寻常一生也没见过一次精灵,对这些生物,他们只知道它们神秘,美丽,令人恐惧。

明明数量稀少,却占领着比人类还要多的土地。传闻中它们具有强大的力量。

随着人类数量的增长,这份恐惧或许会被贪婪和愤懑胜过。

虽然普通人类无法与精灵进行通商,但人类中的贵族还是很乐意获取一些精灵们的玩意儿。

这些稀有的矿石,珍奇的异兽,也可能是从没品尝过的食物,在到达兰斯洛特或者特级斯坦后,便由军队派出一支队伍,专程护送到王城。

朱雀所在队伍此次受任的,就是这么一桩任务。

一只巨大的鸟笼。

鸟笼上覆着一层黑雾,是障眼的魔法,里面那只或许五彩斑斓一鸣惊人的珍禽,只给护送者以想象的机会。

除了需要日夜兼程,大量压缩休息时间以外,这项任务没有难度和危险。

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。

在月光明晃晃的夜晚,他们被一支暴乱的流民埋伏了。

事出突然,且太过出乎意料,谁也想不到会有人大胆到把注意打在贵族的特供上,一时间小队乱了阵脚。

但这只是暂时的,很快局势颠倒,装备齐整训练有素的军队,面对数量上只占轻微优势的乱民,优势无疑是压倒性的。

枢木朱雀悄悄划着水,尽量以驱赶和吓唬为主。他无意伤害这些被逼无奈的可怜人,如果不是有同僚在侧,他倒希望能直接开口告诉他们:这不过是贵族们华而不实的玩物,绝不是可以解救你们饥渴的必需品,为这种东西冒生命危险是不值得的!

逐渐有流民负伤,朱雀心焦起来,混战中招架时使力将对手退出战圈,或是干扰队友的站位,阻挡住本应挥出的一剑。

本来严密的防守圈因某个害群之马干扰而松散,一个流民冲破防守,逼近黑色的鸟笼,想要触碰他们以为的珍贵之物。

“等等!”

迟了。

“当——”

金属相碰发出清脆的鸣响,霎时间,黑雾莫名消散,而真实显现。

一只银光璀璨的鸟笼。

月色笼罩住黑夜里的万事万物,轮廓变得模糊,色彩变得黯淡,只剩下用铅灰描摹出的淡淡一团,似乎一切都失去了生机和华彩。

然而最当中的那里,月光的禁锢没有任何效果,大概是因为——那就是月光所铸就的吧。
仿佛月华披上了人形。

月光轻柔地抚过纯黑的发丝,雪色的肌肤,尖尖的耳朵,最后停留在紫水晶一样的眼瞳中,闪烁溢彩。

……一个精灵。

朱雀屏住了呼吸。



即使是在朱雀见过的各色美丽精灵中,这一位的美貌也是无与伦比的。

魔法屏障意外被解除,他突然暴露在众人的眼前,显得十分错愕。

看见还杵在笼子前的流民,精灵本能地直起身子,昂起头,手指抚上左眼,其上隐隐红光闪现。他双唇微启,就在不知道要吐露怎样的话语前,流民“扑通”一声软倒在地上。

什么都还没做敌人就自己倒下了,这件事显然出乎了精灵的意料。他这才仔细观察四周。

“……人类?这是…这是哪儿?!”

真动听。

这是枢木朱雀的第一个感想。

然后他冷静地反应过来,一名装在鸟笼里送给贵族的美貌精灵……

朱雀皱紧了眉头,四周一片哗然,流民和士兵一齐骚动起来。

他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
朱雀穿过人群,以人类目不能及的速度冲向鸟笼,他绕过被恐惧和美貌所惊倒的可怜人,双手分别抓住鸟笼的一根笼壁。

“咔哒”指节用力两根笼壁应声而断,没有停下,在他人惊恐的目光中,双手握住边上两根笼壁,又是一声“咔哒”。

朱雀跳入鸟笼,目光停留在精灵月牙般尖尖皎白的下颌上,伸出手:“跟我走。”

这位披着月光而来的人类,在精灵眼中是什么样的形象呢,无从得知。

只见他怔怔片刻,迟疑地伸出了手。

月光静默的凝视下,枢木朱雀坚定地握住了那双手,稍一用力,将精灵拉进怀里打横抱起,继而足不沾尘地向森林方向远遁。

身后,迟迟反应过来的士兵试图去追。

 

甩掉已是过去式的队友并不是什么难事,但朱雀还是多花了点功夫,他希望能够留足时间给那批流民逃跑。

身后已没有追踪者的行迹,朱雀找了一块平整的大岩石,单手解下披风铺上,将精灵轻柔放下。

“已经没事了,休息下比较好吧。”

朱雀退后几步,微微垂头,目光在不好意思地游移几次后,停留在精灵的手指上。

就连手指也那么美丽。

“不用害怕,我会送你回你的家乡。”

“啊啊、”朱雀摸了摸了后脑勺,“我的名字是朱雀,如果,我说如果……你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的话……”

精灵的脸色阴晴不定,他并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相信眼前的陌生人类。但是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确认。

“只有我一个?”

“嗯?”朱雀抬头,不解地看着他。

“没有其他和我一起的精灵?”

朱雀的脸色严肃起来,“没有,我很确定只有你一个。你是有什么伙伴吗?”

“……我的妹妹,娜娜莉。”

“那一定是从特级斯坦出发的,”朱雀沉吟片刻,“现在去追恐怕来不及,但目的地必然也是首都,除了首都的贵族,也没有谁会打精灵的主意。我们直接往首都赶是最好。”

“鲁鲁修。”

“诶?”

“…我的名字。”

朱雀惊喜地看着鲁鲁修,“鲁鲁修啊……真是个非常好听……”

精灵打断了人类的话:“你说'打精灵的主意',指什么?”

“啊、”朱雀顿了下,“就是指那种事情……”

“那种事情?”鲁鲁修犹疑地紧缩眉头,“那种事情是什么事情?”

对眼前纯洁美丽的精灵,朱雀实在说不出猥亵的字眼……该怎么让鲁鲁修明白呢?话说回来为什么鲁鲁修会不明白啊?

……这样做的话鲁鲁修就能够明白了吧?

传说月光有蛊惑人心的效果,一不小心就会中了招――――

将还在执拗追问的鲁鲁修揽进怀里,手指抚上他吃惊的面孔,偏斜角度,深深、深深地吻了下去。

一个绵长而细密的吻。

朱雀觉得自己似乎在啜饮蜂蜜,怀中精灵微微颤抖的身体,仿佛湖心不安波荡的月影。

“就是……这样的事情。”

一吻终毕,朱雀缓缓后疑。鲁鲁修神情恍惚,无意识地舔掉唇边溢出的唾液。

“……”鲁鲁修清醒过来,脸色大变,“娜娜莉!!!!!!!!!!!!”


boy meets girl感的场景写得真愉快(

广播剧里朱雀说那种事情而鲁鲁一脸莫名的梗一直都想写写看



枢木朱雀费了好大劲才让鲁鲁修相信,在到达王城前,娜娜莉一定会是安全的。

毕竟没有谁会胆大包天到对精灵出手。

听到这句话,鲁鲁修眼神微妙地看了朱雀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

为了加快行程,也为了鲁鲁修的体力着想,他们需要两匹马。

稍事休息后,在天亮时,他们来到了最近的一座小城,城门尚未打开,门外等着一些人。

鲁鲁修显眼的外貌和与人类迥异的耳朵一定会引起骚动,朱雀将鲁鲁修藏起来,从城墙翻进城里。

惊人的弹跳能力,超长的滞空时间,不可思议的速度。

……那是人类可以做到的吗?

虽然这是精灵头一次与人类打上交道,但他通过各方面渠道了解过一些讯息,眼见的和听说的差距未免也太大。

城门外的人类看起来正常多了。

朱雀的身影已经看不见,鲁鲁修将视线移向其他人类,好奇地观察。

大多是衣着齐整,长相精明的商贩,也有一些可能是外出返程的居民,一对衣着褴褛神情萎钝的少年少女便显得显眼了,其他人也自发离二人远远的。

鲁鲁修哼了一声。

俄尔城门打开,进城出城的人流分作两股。

朱雀牵着两匹马,臂下夹着一件兜帽,神情清爽地第一个从城内出来,走向鲁鲁修的藏身之处。

鲁鲁修伸手想要接过兜帽,却扑了个空,朱雀恍若未觉似的亲手给精灵披上,亲密地为他打理,语调轻松地说:“我把剑卖了,加上身边的一些钱,换了两匹马和一些食水,大致足够我们到都城了。”

鲁鲁修点点头,正待说话,城门前却突然传来骚动声,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二人转头去看。

之前曾关注过的那对少年少女,队伍正好排到他俩,守城的士兵却不像对其他人一样,敷衍地招手让过,而是态度蛮横地挡下了他们。

“滚回去!”

少年执拗地请求:“我妹妹已经三天没吃过食物了,请让我们进城!”

“食物?”士兵嗤笑了一声,“你有钱吗?”

“……没有,但是我有力气,可以干活!”

士兵不理会少年,倒是仔细看了下躲在少年身后的少女,灰头土脸,姿容乏善可陈,便立刻失去了兴趣,挥挥手,“快滚。”

“请等一下……”

“都叫你快滚了!”士兵狠狠一推,几天没吃饭的少年被推了一个趔趄,狠狠向后摔去。

“哥哥!”少女惊呼。

鲁鲁修握紧拳头,正想要做点什么,朱雀比他反应还快。

眨眼功夫,朱雀已经扶住少年。鲁鲁修想了想,又把自己躲好,观察动静。

三人说了一会话,看情形是兄妹二人对朱雀感激不尽。朱雀将一些食物和水放在一匹马上,将马牵给两人,两人再次向朱雀鞠躬道谢,之后骑上马出发。朱雀直到目送二人远远离开,才牵着仅剩的一匹马折返。

 

“啊呀”朱雀赧然地摸摸后脑勺,“只剩一匹马了呢。”

鲁鲁修很想夸奖一下朱雀做得很好,但是不知为何不想看这个人类太得意的样子,冷淡道:“没关系。”继而又道:“那对兄妹…怎么样了?”

鲁鲁修果然很关心呢。朱雀明智的没有说出口。

“我给了他们食物和水,足够他们支撑一段时间,让他们去下个城市碰碰运气。”朱雀顿了顿,“就算现在强迫守卫放他们进城,一旦我们离开,他们也会被赶出来。”

“人类会有这样的事情,让鲁鲁修你见笑了呢……”朱雀苦笑。

“不,精灵也好不到哪去。”鲁鲁修斩钉截铁地说。

朱雀意外地望着他,“鲁鲁修是在安慰我吗?”又叹息着低下头,“今年流民的情况格外严重,如果能有什么我可以做到的就好了。”

 

 

只剩一匹马了呢……

“我先上去,鲁鲁修坐前面吧。”

“等等、”精灵拽住正要翻身上马的人类,“我比较高,我坐后面。”

朱雀不死心地比了比二人身高,得出精灵的耳朵占了便宜的结论。

“鲁鲁修你不会骑马吧?还是由我来……”

“会骑。”

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事实上枢木家的家规里有一条,枢木家子孙和人共骑时必须坐在后面。”

“……你以为我对人类一无所知吗?”

“啊啊啊说我大男子主义也好,总之鲁鲁修必须坐在我前面!”

“你是小孩吗?!”

 

……不想跟人类一般见识的精灵屈辱地妥协了。

朱雀兴奋地握住缰绳,对鲁鲁修轻轻耳语道:“呐,鲁鲁修,是你比较高,所以往我怀里多靠一点吧,挡住视线就不好了吧?”

……人类真是………太狡猾了!




tbc

评论(1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