擼貓聖手

一个看啥都悲催的悲观主义者

小琳和班克

小琳是天才,而班克是个智商高的勤奋的人。
在整个电影里,小琳只有一次看过书,就是在她刚刚拿到stic题库的时候,除此之外什么预习啦复习啦,从来没见她做过。不但学习成绩好,还会游泳,会弹钢琴。
班克相比之下要“刻意”得多,考试之前需要复习,空闲还要听促进大脑学习的交响乐。甚至,在被怀疑作弊时,班克也及不上小琳的随机应变。
两个人的家境也不同,虽然都不是有钱人,但明显小琳的境况要好的多。
作为这样一个天才,虽然生活对她不如对那些富二代善意,但大体上没给她下过绊子,因此她骄傲又叛逆。在稍有不如意的时候,就想好了反击的办法。
她对班克说,我们这样做没有伤害到任何人,他们得到成绩,我们得到钱,是双赢。
真的没有伤害到任何人吗?怎么可能,那些既没有钱买答案的,也没有有幸拥有你们这样资质的人,他们又凭什么成绩排在作弊者的后面呢?
这个时候的小琳,没有见过受害者,也不具有足够的同理心,做的一切都觉得理所当然理直气壮。
直到班克成为她眼前的第一个受害者。
在此之前小琳大概是没有“三观”的,这不是她的错,生活还没有教过她而已。在彻底地伤害过一个人以后,愧疚心让她认为自己做的事错误的,她才形成了自己的价值观。

班克的转变不叫“黑化”。因为在此之前,他也不具有可以自洽的价值观。
当一个人要做诚实的人时,他可能是出于自己的内心的需求想要诚实,那么成为诚实的人这件事本身就能让他觉得满足。另一种可能是他是公平正义谬论的受害者。即如果我诚实,那么生活将褒奖我。这种情况下满足感只能从外界获取,因此一旦发现事实不如想象,人就会充满怀疑与痛苦。
也因此,小琳的那句,即使你诚实,生活也欺骗了你,打动了班克。
最后班克要求小琳和他继续作弊的那段,他大概觉得小琳的转变很莫名吧,明明是你拖了我下水,现在却一副道德君子的样子,真的不是赚够了钱上岸在装吗?
即使如此,我也同情班克。
整个事件中,班克一直是最惨的。不和那些喝香槟开party的富二代相比,小琳也比他有钱,他才是不得不成功的人。惹上有钱人,失去了奖学金出国的机会。在作弊事件中,他也是唯一真正付出代价的人。
没错没错,经历了蜕变的小琳美丽异常,班克暴露了自己人性中丑恶的一面。但我更羡慕那些不用经受这种考验的人,浅薄地做一个傻白甜,摇摇酒杯,多好。
岁寒,然后知松柏之后凋。然而影片中还有从头到尾都可以在温室里待着的人啊。

如果不被报复,也没有受世俗偏见的影响的话,我相信小琳会成为一名优秀的老师,不会再走偏路。
但是不知道她了不了解,只获得内心的平静是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的,那些不会有愧疚心,可以坐享别人人生的人,教育什么也做不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