擼貓聖手

喵喵喵

猫粮选择笔记(自用)

原则一:只考虑国内有正规代理的进口粮

原则二:价格导向,性价比才是王道!


天然粮入门三选(我自封的),卡比,天衡宝(雪山),金装素力高。

首先分析金素,金素的日常价格是三者中最高的,人气也很高,就我观察,在中低端猫粮里,选择金素的人特别多。因此我也有考虑过金素,但是我觉得性价比不怎么样。

金素的营养含量表挺好看,但是联系配方表就觉得有点鸡贼了。蛋白质达到42,但是配方里排2和4的都是植物,还有直接添加豌豆蛋白,因此42的蛋白含量里植物蛋白的含量肯定是不低的,实际可供消化的动物蛋白占比比较堪忧,顺带一提,蛋粉也是比较廉价的蛋白填充物。同理漂亮的脂肪含量和两种脂肪酸含量也是,配方里只有一种排13的鲑鱼油,而没啥用的菜籽油排第三,除此之外还有杏仁油和芝麻油。。。

而且虽然这款是无谷粮,但是植物含量排2和4,其实也挺。。。总而言之就是挺华而不实的。

这款日常价格是418,这个价格买的话我觉得非常emmmmmm,但是波奇网双十一的时候290,就很划算了!可惜是限量的,要抢。而淘宝上有授权的店,促销节价格在370左右,再算上满300减30的活动,就是330左右,划到31元左右一斤。这个价其实不上不下的,加一点钱就能买到很不错的粮,减一点就能买到逊色不了多少的粮,总结就是,性价比不行啊。


然后说下天衡宝,利益相关,现在我家在吃天衡宝。

天衡宝最大的问题是,它是一款含谷粮。谷物分别是排二四的糙米和燕麦,这两种是低敏谷物。关于这点,我个人是觉得低敏谷物和豌豆之类的植物差不多,反正都是填充蛋白含量用的,大家就别大哥瞧不起二哥了(

因为是填充蛋白用的嘛,所以含量34的蛋白肯定也是有水分的,除此以外,还有个缺点是配方首位是肉粉而非肉。一般认为肉粉是不如肉的,顺带一提,金素的配方首位,有的地方说是鸡肉,有的地方说是鸡肉粉,搞不太清。。

就像蛋白含量只有34一样,其他重要营养含量也都不高,堪堪合格样子。营养表真不算好看。

倒是配方表的其他部分还挺好看的,没有添加植物蛋白和植物油脂,什么酵母啊赖氨酸啊小红莓这种加分项都有。

当然我的重点是。。便宜啊!一般遇到促销活动,双十一双十二年货节之类,再带上满300减30的活动,一般是328一袋,划到24元左右一斤。这个价位买到这个水准,性价比很高了。


接着就是卡比啦。卡比的配方在肉含量上,是三者当中最漂亮的。终于首位确定是肉,然后拉高蛋白含量的植物,在第四和第五位方出现,不过有添加植物油这点减点分。哦对,卡比也是无谷粮。

营养含量中蛋白含量32,是三者当中最低的,脂肪和天衡宝一样,中规中矩。两种脂肪酸和牛磺酸也都是中规中矩水平。

日常价格是349,为了性价比我还是拿大促节的价格算,一般是296,虽然没满300,但是我不相信有人会不凑单,所以还是算上减30,划到29元左右一斤。

性价比。。就那样吧。


家里还有一袋未拆的天衡宝,不过我在考虑换粮啦。看上了go。

go的营养表和配方表都非常让我眉开眼笑((一定要挑刺的话,大概就是虽然号称是九种肉,但实际上是五种肉而且首位是肉粉,以及含有对泌尿系统不友好的菠菜这两点了。

go在天猫的价格比较高,不推荐买,不如直接上代理商自建的网站买,559一袋,划到38元左右一斤。性价比超级超级高。我个人觉得,如果选择中高端猫粮的话,可以无脑选go。当然土豪直接上巅峰渴望(

可惜百家世官网经常缺货,很谜。刚才我观察成分的时候发现,9种肉这款在天猫没货了,百家世官网上却有货了,跟平时相反。难道以后会先优先保住官网的货源吗?继续观察.jpg


目前大概就是这样子,以后有什么新的想法再补充。

从牛奶工到世界顶级超模(1)

  • 最近手机坏了送修中,单位只能上内网,摸鱼的时候就玩之前平板上下的游戏,于是,时隔几年后我又再次沉迷偶像之路了。

  • pc版时起就很喜欢崔苑,然而纯npc连友情线都没有,移动版加新剧情还是没他的份。。自己动手丰衣足食!

  • 梗灵感来源于莓大佬在论坛的帖(被那个帖萌到的时候我还不认识莓大佬,居然是后来在刀圈认识的,神奇)

虽然是很冷的作品但以防万一也有注意事项:

  • cp是颜慕x崔苑。虽然我认为“乙女腐”这个词很莫名其妙,但确实本篇符合所谓乙女游戏里面搞腐向,所以不适者请点叉。

  • 想走海外超模线来着,但是废了几个档都还没打通。。包括可能会有与原作相谬的地方,大概率是我记错了,请担待。

  • 萌萌站起来  设定女主是和萌萌在一起啦





崔苑决定转职了。又一次被杂志历数就是红不了艺人时作为模范典型,崔苑深受打击,做这观众连名字都记不得的艺人有什么意思,还不如牛奶工快乐!

下定决心后,摆在崔苑面前有三个选择。

一,回去干本行,摄影师。摄影是崔苑的专业,又有国内首席摄影谢善文的提携,按理说应该是一片坦途……但是一个比模特还帅的摄影师真的有前途吗,真的有模特愿意找他拍片吗?

二,占卜店看板郎。占卜店金老板盛情邀请,来来往往的大家都很友善,说话也有意思,可以说是很不错了,但是……

但是还是不如三,牛奶工啊!赚得多又快乐,还随时可以喝牛奶(重点),为什么当初自己会认为模特是比牛奶工更理想的职业呢?不过为时未晚,现在回头还来得及,就从明天开始,做一个幸福的牛奶工。

崔苑最后一天在广告中心闲逛,一边缅怀自己的模特生涯,一边憧憬着即将开始的牛奶工生涯……

“崔苑先生。”

“蓝夕朝小姐。”打招呼的是新晋星光天王,演艺圈里知名的温柔解语花蓝夕朝。

正巧遇到,崔苑向蓝夕朝透露了自己的决定,“我不做模特了。”

“我决定做牛奶工了,”崔苑的眼中闪烁着幸福的光芒,没注意到蓝夕朝差点没绷住温柔如水的表情,“如果想要订牛奶请务必找我,以后也请蓝小姐多多照顾了。”

“等等等等…你的经纪合约呢?”

“我的经纪人基本只关注殷浩扬先生,下面只要把合约时间随便耗完就行了。啊…”崔苑突然意识到什么,正色道:“蓝小姐是担心我不是正式的牛奶工,所以牛奶品质有问题是吗?不瞒你说,确实碍于合约问题,我现在只能兼职做牛奶工,但是我保证牛奶品质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逊色。”

蓝夕朝无视了他的话,低头沉吟了片刻:“天方传媒一直以来只有我一个艺人,我拿到星光大赏以后,我的经纪人颜慕也在考虑增加签约艺人,不知崔苑先生可有意?”

颜慕啊……崔苑也有听说,这位半路出家的新手经纪人,只花三年时间就完成了将一介新人培养成星光天王的壮举,现在已是圈内炙手可热的王牌经纪人。自从他透露出想要放开签约的意思,不但很多有潜力的新人在努力争取,而且许多业已成名的老牌明星也颇为意动。跟他们相比,崔苑觉得自己实在不值一提。

况且,蓝夕朝也只是颜慕旗下的一名艺人而已,对于经纪公司的经营问题,又有多大发言权呢?崔苑理解蓝夕朝的一片好意,十分感动,无意泼她冷水。

“那就麻烦蓝小姐了。蓝小姐,我们来谈谈订牛奶的事情吧……诶蓝小姐?”

蓝夕朝行色匆匆,“得到崔先生的首肯就没问题了,我得赶回天方传媒和经纪人商量下,少陪。”

崔苑看着蓝夕朝消失的身影,摸了摸鼻子。

 

 

第二天,崔苑送完牛奶后,到苏玛丽那应个卯,正巧遇到天方传媒经纪人颜慕大驾光临。

长袖善舞的颜大经纪人却单刀直入:“苏小姐,今天想从你这要个人。”

苏玛丽顿时紧张起来,以颜慕如今的声势,想挖人还真没几个艺人不同意的,怎么就这么倒霉找上自家了呢。

苏玛丽默数自家旗下的几棵摇钱树,如临大敌:“颜先生想要谁?”

“崔苑。”

不是殷浩扬,不是童子容,甚至不是杜衡。是死气沉沉的崔苑?

崔苑懵逼,苏玛丽疑惑,崔苑确实长了一张很优质的脸,但不知是命不好还是运不佳,就是红不了,以后也看不出他有红的可能。颜慕是慧眼别具,还是想要挑战高难度?

苏玛丽再一次将崔苑从头到尾审视了一遍,仍然没看出他的潜质来。既然可能放走的不是摇钱树,苏玛丽就从容多了,如果能把崔苑卖个好价钱,倒也是桩好交易。

苏玛丽让助理拿出崔苑的合同,和颜慕确认崔苑的合同,一边说:“崔苑是国内top5的模特,就这样放走对我们公司是极大的损失……”

国内知名的模特就只有袁洛璃,纪重华了吧?跨界的蓝夕朝也算半个,这top5是怎么算的?

苏玛丽想要漫天要价,颜慕却不接她话茬,细细审阅过崔苑的合同,微笑中带着黑脸发招。

于是崔苑就目睹了颜慕一一历数合同中不合理的部分,合同上有写却没有落实的待遇,以及含糊不清大有可为的空当。苏玛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笑容几乎招架不住。

崔苑懵逼更甚,怎么在颜大经纪人口中,我被压榨得比黑矿工还凄惨?

末了,颜慕话锋一转,微笑道:“我也希望日后能喝苏小姐加强合作,在法律方面加强沟通,提供一些小建议。”

苏玛丽赶紧踩住台阶要下:“那是当然,早听说颜先生是法律高材生出身,果然名不虚传……作为以后我们两家经济公司友好合作的证明,崔苑的合约就送你了,以后劳你照顾了哈哈。”

崔苑接下来目睹了颜慕行云流水般做好各项交接,苏玛丽一路绿灯,不到半天自己就易了主。

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颜慕,你的新经纪人。”

……好可怕,这个经纪人看起来好可怕,崔苑觉得自己之前羡慕蓝夕朝有个好经济人一定是脑子秀逗了……现在声明我只是想当个牛奶工还来得及吗?


【反逆白黑】月光祝(7)

前篇走:http://fujianzhong.lofter.com/post/25a187_11e76ff5


“我正在想你们还有多久回来。”甫一见面,皇神乐耶即笑着说道。

朱雀摸摸鼻子,没有说话。

“那么公主殿下对您的考验是否满意?”

神乐耶笑得花枝乱颤,示意他们坐下。

“嘛~还可以吧,如果再晚一点,说不定我们就要用另一种方式见面了。”

“我认为夺取geass的计划对人类可能不是件好事。但是如果势在必行,那么积极地参与其中才对皇家有利。这点决断力我还是有的。”

“在这个节骨眼上,枢木朱雀冒出来了。枢木家的儿子抢走了重要的一环,让我们吃了好大一惊呢。”

“不过这也是转机,计划的实施从内部和外部都有了滞涩。而他的想法多多少少我有点了解,我猜大概率他会和我站在同样立场。果然,他把你带来了。”

“我非常高兴你们能回来。如果再晚一点,我挡不住要追捕你们的势力,而且我也会加入其中。当然,你们也可以相信你们能够成功逃跑的可能性。”

“您和您妹妹被抓捕,不只是人类的谋划,我想您大概也有所察觉。”

“那么,您是否愿意和我合作,鲁鲁修殿下?”

鲁鲁修发现自己有点欣赏面前的少女,对自己的小心思坦然大方,具备一族之长的责任感和决断力,也有恰到好处的自矜与骄傲。娜娜莉对她的评价也很高。

“我想我没有理由拒绝。”

达成目的的神乐耶微微一笑,转头对旁边安静如鸡的朱雀说:“你没用了。”

“诶????????????????”

“枢木家的继承人的话很有用,枢木家的一个叛逆儿子就没什么用了。你除了一身蛮力,能派上什么用场?”神乐耶笑眯眯地说出毫不留情的话。

“啊、”朱雀突然反应过来,转头朝向鲁鲁修,急急道:“关于我的身份我不是故意隐瞒你的,我只是忘了说而已!”

“你当我和你一样傻得猜不出来么。”倒不如说这家伙从见面起就从来没掩饰过自己身份不普通这一点。

“诶……”

没有理会受伤的朱雀,鲁鲁修已经转回神乐耶:“继承人才有用的话,很容易。与皇家继承人完婚的话,无疑就能确保继承人的身份。”

“等等!”朱雀彻底坐不住了,神乐耶尚未发表什么意见,他已经直接跳起:“你在说什么啊鲁鲁修?只有这个是绝对不可能的,而且居然是由你说出来!”

“怎么了朱雀?”鲁鲁修感到莫名其妙,“只是常见的政治联姻而已。”

“‘只是常见的政治联姻’?”朱雀气得脸色青红变幻,“那鲁鲁修遇到同样的情况也会这么选择咯?!”

“当然。”

朱雀气坏了,鲁鲁修也被他莫名的怒气弄得有些恼火,两人气呼呼地互相瞪视。

“打住打住,”神乐耶出来解围了,“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了,喊上娜娜莉,我们先去吃晚饭怎么样?”

“不牺牲点什么的话什么都无法得到哦,朱雀。而鲁鲁修殿下,只出于理性的考量,往往会伤害到别人。”

 

 

是夜,几人宿在公馆里。

月亮被乌云挡住,墨色混浓的黑夜,窗外但闻婆娑不见树影。

窗帘被不自然地吹起,等鲁鲁修反应过来,屋里站着一位女性。

她的容貌和身段无疑是少女,但成熟而淡漠的气质,又像经历了长久的岁月。遂让人分辨不清她的年龄。

鲁鲁修借着油灯大概看清她有一头绿色的长发。

女子开口了:“鲁鲁修,你现在有了力量,娜娜莉在你的身边,又有个人类傻小子愿意保护你们。你留在这里还想要什么呢?”

鲁鲁修确信自己没见过这个女人。她给气场让他想起某个小孩子样的人物。除此之外,鲁鲁修本能地感到如临大敌——这个女人很棘手。

他冷冷回道:“阁下知道的很多,不知是站在哪一边?”

“找个小地方隐居下来也很容易,和娜娜莉一起幸福地生活,不是你的梦想么?”

“来刺探情报,还是调查地形?更或者,直接暗杀?”

谁也不肯回答对方的问题。于是那女子的声音中带了笑意:“看来现在见面略显早了点呢,鲁鲁修。那么,期待敞亮一点的下次见面吧。”

“等等……”

声音在屋内飘散,女子已经无影无踪。

鲁鲁修站在窗边,揣测她的来历与目的。

不知站了多久,乌云尽散,月明重现。

月光洒在楼下的人影身上,给他镀上一层暖光。

朱雀爬上树,再从树上跳进鲁鲁修的屋内。

他的笑容也被皓月镀上了光,明亮得让人恍神:“鲁鲁修,我来了。”

……现在流行从窗户进出吗?



【白黑】在虚拟世界中寻求真实感的人脑袋一定有问题(1)

网游pa

玩家xAI

标题是阿虚经典名言



技能的光影和喧嚣充斥视听,攻击早已突破了宫殿的大门,守卫节节败退,力不能支,各处尽是玩家兴奋的呼喊声。

纯白衣装的恶逆皇帝神情睥睨,既是厌倦也是不屑。他站在高台上,酝酿最后的发言。

尊严使他宁愿自裁,也不愿死在玩家手上。吐露完最后的话语后,他便纵身一跃,离世殒命。

————本来应该是这样的……

皇帝自杀似乎是固定剧情,玩家们发现攻击技能没有效果,只好在高台下安安静静等着,等到剧情结束领取奖励。

却不料变故突现。

高台背面爬上了一个人。等等,强制剧情下通道已毁,背面那个方向可是悬崖峭壁啊……

而且爬上来的那个家伙,戴着头盔,穿的一身烂大街的系统任务送装备,是……玩家?玩家能从悬崖上爬上来?

高台上的npc们也被不速之客惊到了,皇帝的发言哽住,残余的几个守卫尽职尽责地上前拦住这个家伙。

只见他几个飘忽的走位,轻松晃过拦截,把npc守卫们扔在后面。

万众瞩目下,他来到了皇帝面前。

一片惊呼声中,他……他抱起了满脸震惊的皇帝,一边躲避玩家攻击,一边跑到悬崖边。继而改抱为扛,单手翻下高台。

五彩绚烂的攻击技能在身后连番炸起,却连衣角都没碰着,仿佛充作欢送的烟幕。

GM呢?GM在哪??出来给个解释啊???

在场的玩家乱作一团。

 

 

《Code Geass》是时下最流行的全息网游,运用最先进的光脑技术,将全服玩家收容在同一服务器内。在提供各式各样的游戏体验外,《Code Geass》还拥有精彩的主线剧情,剧情需要玩家们的参与互动。而尤为特色的是,大量游戏npc并非简单的程序产物,而是拥有高度自我意识与行动自由的AI。虽然AI们被设定了行动目标,但是如何达成却常常能吓玩家们一跳。这种独特的交互体验,令《Code Geass》成为不但游戏圈,而且全社会的讨论热点。

枢木朱雀,现充典范,几乎没有碰过游戏。

命运的那一天,他坐在CBD的一家咖啡馆等人。位置临窗,落地窗正对一块巨大的荧屏,荧屏上连番滚动播放着宣传广告。

放下手机,百无聊赖的他端起咖啡,视线自然投在屏幕上。

“嘶~”咖啡洒了。

白色华衣的人物在荧屏上的闪现不过电光石火,刹那的惊艳却在放大的瞳孔上烙下深深印痕,成为永远无法磨灭的惊鸿一瞥。

无暇擦拭咖啡的污痕,枢木朱雀拨通了秘书的电话。

“给我买游戏舱,对,游戏舱,”宣传广告播到结尾,犹在兴奋的视网膜上映入游戏的名字,朱雀一字一字地照着念出,“CODE GEASS”。


【反逆白黑】月光祝(6)

前篇走http://fujianzhong.lofter.com/post/25a187_11d40664


朱雀当然知道神乐耶要和他谈的事与风月无关。

平心而论,神乐耶本应是他敬仰的女性类型,坚定努力,正直善良。但是恰恰相反,朱雀想起神乐耶就头皮发麻。

大概是小时候吃的苦头太多了。

“押中宝的是你,真让人有点不甘心呢。”神乐耶的笑容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。

朱雀浑身一寒,正襟危坐以对。

“为什么娜娜莉会在你这里?”

“那为什么鲁鲁修会在你那?”神乐耶反问,“同样的理由。”

等等……“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”朱雀眉头蹙紧,“我只是偶然地救到了鲁鲁修而已,你是想说,你和娜娜莉也是偶然?”

神乐耶收起了笑容,直直地望着朱雀:“你什么都不知道?”

朱雀同样表情严肃地回望。

“嘛~”对视了一会,神乐耶主动放弃,甜美的笑容重新回到她的脸上,“看在青梅竹马的份上,免费告诉你一个情报吧。’geass’”,问问你心爱的精灵吧。”

朱雀不置可否:“娜娜莉我要带走。”

“……可以哦。”

 

“走吧,鲁鲁修,娜娜莉。”

鲁鲁修和娜娜莉聊了许久,朱雀才出现。

公馆前等待着一辆马车,鲁鲁修注意到马车里打包好的食水,微微皱了皱眉。

马车不是驶向城内的方向,车厢内一片沉默。

“娜娜莉,你想要休息一下吗?”

“……是的,哥哥,我想要休息一下。”

赶车的朱雀听到对话,停下了马车。

鲁鲁修离开车内,朱雀不知道该对娜娜莉说些什么,于是也下了车。

不远处,鲁鲁修正等着他。

“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?

朱雀挠了挠头,视线没有直视鲁鲁修,“我会把你们兄妹俩送回故乡。”

“这么突然?”鲁鲁修挑了挑眉,“我都还没和米蕾他们告别。”

“我已经通知过他们了。”

“……好,那把我们送回去以后呢?”

“……我会在确保你们安全以后离开。”

鲁鲁修忍住想揍朱雀一拳的冲动,并且决定先记下这一笔。

“我有需要调查的事项,不会就这么回去。”

“还是说,你要强行把我们扭送回去?”

“……当然不会。”

鲁鲁修注视着朱雀,微叹一口气,“到底怎么了?”

“我需要你的帮助,而、而且娜娜莉也很中意你,我…们并不想就这么和你分开。”

在极其有限的相处里,朱雀并没有看出娜娜莉对自己有什么特别的态度,但在这个问题上打转显然绝非明智。而这话确实取悦了他。

朱雀努力止住笑意,正色道:“那个时候,你打算用的是geass吧?”

朱雀没有忽略鲁鲁修眼中乍现的波澜。因为他衷于注视那双眼睛。

朱雀对整件事所知甚少,但他对“geass”不陌生,独独精灵掌握的神秘强大的魔法,是精灵对人类抱有优势的最大武器。这种魔法在精灵内部也是极秘,似乎只被一个很小的群体掌控。朱雀知道人类觊觎许久,却没料到也没注意到已经行动到如此程度,但被皇神乐耶一点,且呼应之前鲁鲁修不自然的举动,朱雀便自觉猜出大概。

“未婚妻告诉你的?”

朱雀哽了一下,“……算是吧。”

“抓你们的目的是geass,所以我必须尽快把你们送回去。”

“只是这样?”鲁鲁修审视朱雀,“那你在闹什么别扭?”

“没有闹别扭!”朱雀沉默半响,“……我无法接受’geass’。”

“魔法应该是改善人们生活,让人类更加幸福的存在。geass这种用在战争里,用来伤害和震慑的魔法,我……无法接受。”

“这是你的理想吗?”鲁鲁修声音温和。他轻轻叹了一口气,背过身:“我需要力量。”

“我有不得不拥有力量的理由,我必须要保护娜娜莉,她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。但是,”鲁鲁修转过身来,“我向你承诺,我绝不会滥用这股力量。你……是否相信我?”

“当然相信!”朱雀急急忙忙地回答,“从第一眼见到你时起,我就决定要相信你,保护你,爱……”

“好了,赶紧回去吧。”对奇怪的话鲁鲁修当机立断打断。

“诶?”

“真亏你就凭着一辆马车想带我们走,笨蛋吗你?情报被掌握到这种程度,能走这么远已经是奇迹了。”

“不,不是奇迹,有人相助吧。”

“马车和通道是米蕾准备的?”肯定的语调,朱雀点点头。

“单凭他们也不可能让我们走出这么远。所以,我们去拜访你美丽的未婚妻。”



算互相告白了吧 

算吗

月光祝(5)

前篇走

http://fujianzhong.lofter.com/post/25a187_11c8fd34


消息比想象中来得还快,来源却出乎意料。

其时,朱雀和鲁鲁修正在餐桌上,朱雀跟鲁鲁修说成员们的渊源。他说米蕾出身普通,却天生具有领导气质和一呼百应的魅力,和谁都能打上交道。出身贵族的利瓦尔对她十分倾慕,却总是被轻而易举地躲开。夏莉和妮娜都是米蕾找来的,夏莉来自一个魔法师家族,而妮娜在魔法上天赋异禀,她们合作制作的一些器具的效果,与官方相比也不遑多让。

鲁鲁修听得饶有兴味。朱雀非常渴望问一问,在找到娜娜莉以后鲁鲁修有什么计划,那个计划是否也能让他一直参与下去。

就在这时,一位信使走进来,他鞠了一躬,将一封信放在桌上,又鞠了一躬默默退走。

朱雀拿起信,外观上看平平无奇,他拆开信,上面简单地写着一行话,“诚邀您与您身边美丽的精灵一同光临蔽舍。”以及附上地址。

朱雀起身,“走吧鲁鲁修,娜娜莉有消息了。”

 

 

鲁鲁修倚在车壁上,窗外是疾驰而过的风景。

他将信翻来覆去看过几遍,“不是来自米蕾那边的消息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认识的人?”

“……大概吧。”

朱雀的表情与其是无法确认,倒不如说是像有难言之隐。

鲁鲁修撩撩头发,内心揣测不断。

 

 

马车在城外一座公馆前停下,侍从一路引领他们前行,穿过长廊和庁室,来到一处巨大的室内庭院。明亮的日光自穹顶洒下,美丽的精灵少女身处花丛之中。

“娜娜莉!”鲁鲁修向妹妹奔去。

“没事吗?有没有哪里受伤?”兄妹俩同时问出了一样的话,又同时愣住,最后同时弯起眼睛笑起来。

朱雀慢慢走到这对兄妹身边,向娜娜莉打招呼:“你好呀,娜娜莉,我是你哥哥的朋友,枢木朱雀。”

娜娜莉仔细端详了下朱雀,微笑道:“您好,哥哥承蒙您照顾了。”

“进了城居然不来看望我这个未婚妻,看来在外的经历对你没什么改善,一如既往的是个糟糕的男人呢,枢木朱雀。”

即使是说着损人的话,依然是非常温柔优雅的声音。衣饰华美,容貌姣好的少女缓缓步入。

朱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号称是朱雀未婚妻的少女并没搭理他,而是向娜娜莉点了点头,然后对鲁鲁修展现出最完美的微笑:“初次见面,鲁鲁修殿下。请容许我自我介绍。我是首席贵族之一,皇家的继承人,皇神乐耶。”

鲁鲁修以对待淑女的礼节进行了回礼。

“那么,兄妹俩请尽情交谈,不会有人打扰。我和枢木朱雀将去别的房间,是的,我也有些旧需要和这个扔下未婚妻一走了之的男人好好叙叙,那么,请恕我们告退。”

皇乐耶行完礼,拉着放弃抵抗的朱雀迅速地离开庭院,留下面面相觑的一对兄妹。

不过,朱雀的事情先放一边,确实有很多的事情要询问娜娜莉。



过渡章,挺短的(

后面考虑要不要全部写完再放出来,一方面挺冷的,一方面有些设定和线路还没理清楚,担心写出矛盾来(((

【反逆白黑】月光祝(4)

前篇请走http://fujianzhong.lofter.com/post/25a187_11c605e5


他们是在近傍晚时到达都城的。
马累坏了,他们下了马,牵着缰绳步行。
自繁华的大道转进偏远的街区,他们在巷陌和小路上不断穿行。
终于,在最后一缕暮光也收束时,他们停在一扇其貌不扬的门前。
朱雀半推开门,示意鲁鲁修和他一起进入。
“Surprise!”
沉静的氛围和风一起被关在门外,迎接他们的是明亮的灯光与大量的彩喷。
早有预料的朱雀将鲁鲁修挡在身后,“会长,不要这样啊……”朱雀声音中带着苦笑。
“这是迎接啦迎接~”
入目的是一群风格迥异的年轻人。
“哎呀,这位戴着兜帽的神秘人士,不把真面目给我们看看吗?”
少女使了个眼色,一名少年立即扑向朱雀。
“不要挡米蕾会长的路!”
朱雀轻巧避过,但这是个陷阱。故意留出的空当恰好让他远离鲁鲁修,等他意识到的时候,其余人挡住了回去的最短距离。
米蕾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刷地一下揭下兜帽。
尖尖的耳朵和不同寻常的美貌显露出来。
“超级~~~大美人啊!!!”一片惊叹声。
“呐,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精灵的皮肤都这么好的吗?有没有什么保养诀窍可以分享一下?”
“我可以戳戳你的耳朵吗?”
…………
朱雀把鲁鲁修救出来,向他一一介绍成员名称,并且告诉他,这是自己在都城时偷偷搞的情报组织,虽然在鲁鲁修看起来更像一个学生聚会。
“是在他想不开跑到边境前组织的哦。”米蕾笑眯眯地补充。
接下来是为了给主角接风洗尘,以及欢迎鲁鲁修而举报的庆祝晚会。
不过在此之前朱雀和米蕾交换了情报。
“没有,正常渠道没有发现有精灵入城。”
可能性有两个,娜娜莉所在的那支小队尚未到达,或者进城后转入地下。
“也有可能像你这样被中途拦截了。”
“顺带一提,你诱拐鲁鲁修的消息,并没有传开哦,这意味着什么你很清楚吧~”
“情报我会一直盯着的,总之先享受party!”
………………
明明应该一直忧心妹妹的鲁鲁修,不知不觉也放松下来,甜滋滋的果酒喝下好几杯,笑容和红晕一起浮现在脸上。
他和叫利瓦尔的少年下棋,在有些头晕的情况下杀了他个片甲不留,徒留对方大呼小叫的哀嚎。
叫作夏莉的少女既热情又羞怯,而米蕾总想对他恶作剧,实在让人有些困扰。

散场时已是夜深,长巷无人,唯有月影斑驳。
安排的住处有些距离,两人默默地走着。
月光清宁,朱雀目不转睛地看着鲁鲁修。
经过一座桥时,鲁鲁修终于有点忍不了,驻足站定,“希望你摔下河。”
朱雀恍若梦醒,“不会。”
于是又沉默下来。
鲁鲁修有些生气,他抓住朱雀的手,抚上自己的面颊。
朱雀的手向上抚弄,在鲁鲁修的耳朵上摩挲,精灵的耳朵相当敏感,鲁鲁修脸红更深,微微闪躲。
朱雀却固定住他的动作,轻轻吻上。桥下是细细的流水声。
………
“走吧。”鲁鲁修努力平稳呼吸。
在月光照耀的路径上,他们不时交换着亲吻。

【白黑】月光祝(1-3)

  • 西幻低魔

    人类x精灵



骚乱的消息并没有给这座城市带来什么影响。

兰斯洛特作为与首都同样直接隶属于十贵族治下的城市,繁华荣盛,安乐清逸。

枢木朱雀端详着手中的剑,剑尖凝萃着月光。

征铎声响,短暂的休憩结束,队伍再次出发。

兰斯洛特城非同一般的地位,盖因它是边境上唯二的主城。这里军队驻扎严密,密切地关注着边境线对面,精灵们的动向。

以及进行一些交易。

普通人寻常一生也没见过一次精灵,对这些生物,他们只知道它们神秘,美丽,令人恐惧。

明明数量稀少,却占领着比人类还要多的土地。传闻中它们具有强大的力量。

随着人类数量的增长,这份恐惧或许会被贪婪和愤懑胜过。

虽然普通人类无法与精灵进行通商,但人类中的贵族还是很乐意获取一些精灵们的玩意儿。

这些稀有的矿石,珍奇的异兽,也可能是从没品尝过的食物,在到达兰斯洛特或者特级斯坦后,便由军队派出一支队伍,专程护送到王城。

朱雀所在队伍此次受任的,就是这么一桩任务。

一只巨大的鸟笼。

鸟笼上覆着一层黑雾,是障眼的魔法,里面那只或许五彩斑斓一鸣惊人的珍禽,只给护送者以想象的机会。

除了需要日夜兼程,大量压缩休息时间以外,这项任务没有难度和危险。

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。

在月光明晃晃的夜晚,他们被一支暴乱的流民埋伏了。

事出突然,且太过出乎意料,谁也想不到会有人大胆到把注意打在贵族的特供上,一时间小队乱了阵脚。

但这只是暂时的,很快局势颠倒,装备齐整训练有素的军队,面对数量上只占轻微优势的乱民,优势无疑是压倒性的。

枢木朱雀悄悄划着水,尽量以驱赶和吓唬为主。他无意伤害这些被逼无奈的可怜人,如果不是有同僚在侧,他倒希望能直接开口告诉他们:这不过是贵族们华而不实的玩物,绝不是可以解救你们饥渴的必需品,为这种东西冒生命危险是不值得的!

逐渐有流民负伤,朱雀心焦起来,混战中招架时使力将对手退出战圈,或是干扰队友的站位,阻挡住本应挥出的一剑。

本来严密的防守圈因某个害群之马干扰而松散,一个流民冲破防守,逼近黑色的鸟笼,想要触碰他们以为的珍贵之物。

“等等!”

迟了。

“当——”

金属相碰发出清脆的鸣响,霎时间,黑雾莫名消散,而真实显现。

一只银光璀璨的鸟笼。

月色笼罩住黑夜里的万事万物,轮廓变得模糊,色彩变得黯淡,只剩下用铅灰描摹出的淡淡一团,似乎一切都失去了生机和华彩。

然而最当中的那里,月光的禁锢没有任何效果,大概是因为——那就是月光所铸就的吧。
仿佛月华披上了人形。

月光轻柔地抚过纯黑的发丝,雪色的肌肤,尖尖的耳朵,最后停留在紫水晶一样的眼瞳中,闪烁溢彩。

……一个精灵。

朱雀屏住了呼吸。



即使是在朱雀见过的各色美丽精灵中,这一位的美貌也是无与伦比的。

魔法屏障意外被解除,他突然暴露在众人的眼前,显得十分错愕。

看见还杵在笼子前的流民,精灵本能地直起身子,昂起头,手指抚上左眼,其上隐隐红光闪现。他双唇微启,就在不知道要吐露怎样的话语前,流民“扑通”一声软倒在地上。

什么都还没做敌人就自己倒下了,这件事显然出乎了精灵的意料。他这才仔细观察四周。

“……人类?这是…这是哪儿?!”

真动听。

这是枢木朱雀的第一个感想。

然后他冷静地反应过来,一名装在鸟笼里送给贵族的美貌精灵……

朱雀皱紧了眉头,四周一片哗然,流民和士兵一齐骚动起来。

他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
朱雀穿过人群,以人类目不能及的速度冲向鸟笼,他绕过被恐惧和美貌所惊倒的可怜人,双手分别抓住鸟笼的一根笼壁。

“咔哒”指节用力两根笼壁应声而断,没有停下,在他人惊恐的目光中,双手握住边上两根笼壁,又是一声“咔哒”。

朱雀跳入鸟笼,目光停留在精灵月牙般尖尖皎白的下颌上,伸出手:“跟我走。”

这位披着月光而来的人类,在精灵眼中是什么样的形象呢,无从得知。

只见他怔怔片刻,迟疑地伸出了手。

月光静默的凝视下,枢木朱雀坚定地握住了那双手,稍一用力,将精灵拉进怀里打横抱起,继而足不沾尘地向森林方向远遁。

身后,迟迟反应过来的士兵试图去追。

 

甩掉已是过去式的队友并不是什么难事,但朱雀还是多花了点功夫,他希望能够留足时间给那批流民逃跑。

身后已没有追踪者的行迹,朱雀找了一块平整的大岩石,单手解下披风铺上,将精灵轻柔放下。

“已经没事了,休息下比较好吧。”

朱雀退后几步,微微垂头,目光在不好意思地游移几次后,停留在精灵的手指上。

就连手指也那么美丽。

“不用害怕,我会送你回你的家乡。”

“啊啊、”朱雀摸了摸了后脑勺,“我的名字是朱雀,如果,我说如果……你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的话……”

精灵的脸色阴晴不定,他并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相信眼前的陌生人类。但是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确认。

“只有我一个?”

“嗯?”朱雀抬头,不解地看着他。

“没有其他和我一起的精灵?”

朱雀的脸色严肃起来,“没有,我很确定只有你一个。你是有什么伙伴吗?”

“……我的妹妹,娜娜莉。”

“那一定是从特级斯坦出发的,”朱雀沉吟片刻,“现在去追恐怕来不及,但目的地必然也是首都,除了首都的贵族,也没有谁会打精灵的主意。我们直接往首都赶是最好。”

“鲁鲁修。”

“诶?”

“…我的名字。”

朱雀惊喜地看着鲁鲁修,“鲁鲁修啊……真是个非常好听……”

精灵打断了人类的话:“你说'打精灵的主意',指什么?”

“啊、”朱雀顿了下,“就是指那种事情……”

“那种事情?”鲁鲁修犹疑地紧缩眉头,“那种事情是什么事情?”

对眼前纯洁美丽的精灵,朱雀实在说不出猥亵的字眼……该怎么让鲁鲁修明白呢?话说回来为什么鲁鲁修会不明白啊?

……这样做的话鲁鲁修就能够明白了吧?

传说月光有蛊惑人心的效果,一不小心就会中了招――――

将还在执拗追问的鲁鲁修揽进怀里,手指抚上他吃惊的面孔,偏斜角度,深深、深深地吻了下去。

一个绵长而细密的吻。

朱雀觉得自己似乎在啜饮蜂蜜,怀中精灵微微颤抖的身体,仿佛湖心不安波荡的月影。

“就是……这样的事情。”

一吻终毕,朱雀缓缓后疑。鲁鲁修神情恍惚,无意识地舔掉唇边溢出的唾液。

“……”鲁鲁修清醒过来,脸色大变,“娜娜莉!!!!!!!!!!!!”


boy meets girl感的场景写得真愉快(

广播剧里朱雀说那种事情而鲁鲁一脸莫名的梗一直都想写写看



枢木朱雀费了好大劲才让鲁鲁修相信,在到达王城前,娜娜莉一定会是安全的。

毕竟没有谁会胆大包天到对精灵出手。

听到这句话,鲁鲁修眼神微妙地看了朱雀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

为了加快行程,也为了鲁鲁修的体力着想,他们需要两匹马。

稍事休息后,在天亮时,他们来到了最近的一座小城,城门尚未打开,门外等着一些人。

鲁鲁修显眼的外貌和与人类迥异的耳朵一定会引起骚动,朱雀将鲁鲁修藏起来,从城墙翻进城里。

惊人的弹跳能力,超长的滞空时间,不可思议的速度。

……那是人类可以做到的吗?

虽然这是精灵头一次与人类打上交道,但他通过各方面渠道了解过一些讯息,眼见的和听说的差距未免也太大。

城门外的人类看起来正常多了。

朱雀的身影已经看不见,鲁鲁修将视线移向其他人类,好奇地观察。

大多是衣着齐整,长相精明的商贩,也有一些可能是外出返程的居民,一对衣着褴褛神情萎钝的少年少女便显得显眼了,其他人也自发离二人远远的。

鲁鲁修哼了一声。

俄尔城门打开,进城出城的人流分作两股。

朱雀牵着两匹马,臂下夹着一件兜帽,神情清爽地第一个从城内出来,走向鲁鲁修的藏身之处。

鲁鲁修伸手想要接过兜帽,却扑了个空,朱雀恍若未觉似的亲手给精灵披上,亲密地为他打理,语调轻松地说:“我把剑卖了,加上身边的一些钱,换了两匹马和一些食水,大致足够我们到都城了。”

鲁鲁修点点头,正待说话,城门前却突然传来骚动声,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二人转头去看。

之前曾关注过的那对少年少女,队伍正好排到他俩,守城的士兵却不像对其他人一样,敷衍地招手让过,而是态度蛮横地挡下了他们。

“滚回去!”

少年执拗地请求:“我妹妹已经三天没吃过食物了,请让我们进城!”

“食物?”士兵嗤笑了一声,“你有钱吗?”

“……没有,但是我有力气,可以干活!”

士兵不理会少年,倒是仔细看了下躲在少年身后的少女,灰头土脸,姿容乏善可陈,便立刻失去了兴趣,挥挥手,“快滚。”

“请等一下……”

“都叫你快滚了!”士兵狠狠一推,几天没吃饭的少年被推了一个趔趄,狠狠向后摔去。

“哥哥!”少女惊呼。

鲁鲁修握紧拳头,正想要做点什么,朱雀比他反应还快。

眨眼功夫,朱雀已经扶住少年。鲁鲁修想了想,又把自己躲好,观察动静。

三人说了一会话,看情形是兄妹二人对朱雀感激不尽。朱雀将一些食物和水放在一匹马上,将马牵给两人,两人再次向朱雀鞠躬道谢,之后骑上马出发。朱雀直到目送二人远远离开,才牵着仅剩的一匹马折返。

 

“啊呀”朱雀赧然地摸摸后脑勺,“只剩一匹马了呢。”

鲁鲁修很想夸奖一下朱雀做得很好,但是不知为何不想看这个人类太得意的样子,冷淡道:“没关系。”继而又道:“那对兄妹…怎么样了?”

鲁鲁修果然很关心呢。朱雀明智的没有说出口。

“我给了他们食物和水,足够他们支撑一段时间,让他们去下个城市碰碰运气。”朱雀顿了顿,“就算现在强迫守卫放他们进城,一旦我们离开,他们也会被赶出来。”

“人类会有这样的事情,让鲁鲁修你见笑了呢……”朱雀苦笑。

“不,精灵也好不到哪去。”鲁鲁修斩钉截铁地说。

朱雀意外地望着他,“鲁鲁修是在安慰我吗?”又叹息着低下头,“今年流民的情况格外严重,如果能有什么我可以做到的就好了。”

 

 

只剩一匹马了呢……

“我先上去,鲁鲁修坐前面吧。”

“等等、”精灵拽住正要翻身上马的人类,“我比较高,我坐后面。”

朱雀不死心地比了比二人身高,得出精灵的耳朵占了便宜的结论。

“鲁鲁修你不会骑马吧?还是由我来……”

“会骑。”

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事实上枢木家的家规里有一条,枢木家子孙和人共骑时必须坐在后面。”

“……你以为我对人类一无所知吗?”

“啊啊啊说我大男子主义也好,总之鲁鲁修必须坐在我前面!”

“你是小孩吗?!”

 

……不想跟人类一般见识的精灵屈辱地妥协了。

朱雀兴奋地握住缰绳,对鲁鲁修轻轻耳语道:“呐,鲁鲁修,是你比较高,所以往我怀里多靠一点吧,挡住视线就不好了吧?”

……人类真是………太狡猾了!




tbc

先上()车后补票(全)

http://bbs.geass.cn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739

简单粗暴地上外链